一句用21年兑付的承诺

1980年,广西壮族自治区28岁的村民李异宏当起了芒编收购人,就是从老板手里领取材料发给村民编织工艺品,再收集成品交回。老板给的加工费为每件五角,他从中可得三分。

   1989年冬季的一天,李异宏去附近的金星脚屯找老板结算加工费时,却被对方以出售芒编亏本为由赶了出来。“当时,我求他们给300元回去过年,对方都不肯。”李异宏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被16个人轰出门外的场景。

   空手而归的李异宏还没来得及擦干眼泪,就被蜂拥而至索要加工费的村民团团围住了。在一片指责声中,他欠下400余村民的加工费总计28757元。

   面对等钱过年的村民,李异宏内心深感不安。他能做的只有一家家挨户上门解释,一遍遍拍着胸脯许下同样的话:“你放心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这钱我一定还。”

  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,两万余元绝对是一笔巨款,筹集这样一笔巨款,谈何容易!匆匆将家里仅有的一点儿钱还给加工芒编的老人后,一贫如洗的李异宏思虑再三,选择了最为艰苦的还债之路———打柴。

   很多人可能会有疑问:李异宏完全有比打柴更广的谋财之路,他为什么非要打柴挣钱来还债呢?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。”他也曾想过外出务工来还债,“可我一走,债主们就会担心,以为我躲债去了。”为了让他们放心,李异宏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 那条砍柴小道,李异宏一走就是21年。

   长期的重体力劳动摧残着李异宏的身体,他的胃和腿都渐渐落下了毛病。近几年来,每次砍柴回来,他的腿脚都钻心般地疼。妻子杨德清帮他捶腿时,眼泪总止不住地往下流。每当这时,李异宏便忍着疼安慰妻子:“不要紧,苦日子总会过去,将来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 “将来一定会好起来的”,21年来,正是这股信念激励着李异宏。靠着玩命打柴,他在还债的同时,还在努力支撑着一家四口人的清贫生活。没错,李异宏家的生活只能用“清贫”来形容了:他们一家居住在仅有的两间破房里,一日三餐几乎都以青菜稀粥度日。

   看到李异宏为还债如此受罪,善良的村民们一次次忍不住流下了热泪。后来在他还钱时,有人表示“算了”,也有人表示只要整数不收零头,但李异宏却坚决不让,一定要一分一角还得清清楚楚。他说:“只有这样,我才心安。

   一年前,李异宏终于养出六十多只鸭子,卖了后他赶紧拿钱还给隔壁岭头屯的梁家珍等五位村民。2010年2月23日,李异宏将800元交到妹妹李惠娟手里。那一刻,他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———还完这笔钱,他就基本没压力了。“以前欠债时,笑都笑不出来”的李异宏,脸上总算绽放出了久违的笑容。如今,李异宏仍打柴不止,他打算凑齐1200元还给弟弟李异先———尽管弟弟已多次说过,这笔医药费不用哥哥还了。

   李异宏28757元的巨额债务已基本还清,他21年的还债路也总算走到了尽头。

   李异宏21年坚持还债的举动打动了顿谷镇的许多人。在村民眼里,至今仍一贫如洗的李异宏有着强大的人格力量,他的精神生活之富足让人只有景仰的份儿。

   俗话说:一诺千金。对李异宏来说,他的一句承诺“价值”28757元。还这笔债,用了他一家人21年的汗水、泪水和生命光阴。这个普通的农民用他的行动告诉我们,什么才是真正的“一诺千金”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